第一七四章 一代新人换旧人

    三月份,全国体育协进会又上报了第二份的经费预算,这一次参赛运动员减少了十人,但是费用却大幅度增加。

    所增加的费用主要是乘船去威尼斯的花费,意大利人料定中国是去参加奥运会的,必须在七月下旬抵达柏林,所以来了一个狮子大开头,报出了一笔比平时高一倍的船票价格。

    而教育部方面,则希望再组成一个考察团,去欧洲考察各国的体育发展情况。这个考察团是半自费的,每个人需要缴纳一部分的费用,另外一部分花费则由参赛经费支出。

    欧洲方面,抵制柏林奥运会的活动已经开始。法国人宣布要召开“保卫奥林匹克思想大会”,号召人们反对在柏林举行奥运会。

    参加这次会议的有法国、西班牙、美国、英国、捷克斯洛伐克、比利时、瑞典、丹麦、荷兰等国。除了美国和西班牙之外,其他国家要么是德国的路上邻国,要么是与德国隔海相望,这些国家显然是对德国的现任政府非常担忧。

    法国人利用这次大会,积极的推动巴塞罗那替代柏林,成为1936年奥运会的举办地。之所以选择西班牙,主要是因为当时西班牙的进步党派联合起来,挫败了西班牙的长枪党,而西班牙长枪党恰好是走法喜斯路线的党派,所以当时的西班牙,是欧洲反法喜斯最坚决的国家,正好可以拿来跟德国人打擂台。

    1936年的苏联不参加奥运会,如果英法美以及德国周边国家也不参赛的话,那么柏林奥运就没剩下几个参赛国了。面对这种情况,德国那位强势的元首不得不向奥林匹克妥协,他同意犹太人选手和黑人选手参赛,以获取国际奥委会对柏林的支持。

    就在西方国家为了奥运会较劲的时候,国内也开始了奥运代表团成员的选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篮球选拔赛在上海举行,队员主要是来自北平、天津、南京和上海这四座城市,北平和天津代表华北地区,而南京和上海代表华东地区。华北和华东的球员比赛后,选出了20名运动员,然后这二十人又与上海的洋人篮球队进行了三次比试,最终挑选了14名运动员参加奥运会。预选赛结束后,篮球队全体成全将前往北平的清华大学,进行两个月的集训。

    足球选手的选拔是在香港举行,队员主要是来自粤港、上海和马来西亚,最终选出了22人,由李惠堂担任队长。

    游泳项目没有进行预选赛,选拔委员直接按照国内男、女最新游泳成绩,挑选了陈振兴和杨秀琼作为参赛选手。

    拳击项目则是直接从第三十二军里挑选了四个人。在当时的中国,拳击并没有像篮球足球那样受到注意,所以擅长这个项目的人寥寥无几。三十二军的军长酷爱拳击,在军中创办了一支西洋拳击队,培养出一批拳击好手,因此参加柏林奥运会的拳击运动员也都是来自三十二军。这四位被选中的选手将会在上海进行特训,中华体育协进会特定请了一位英国的拳击教练对他们进行指导。

    自行车项目选手由推荐产生。荷兰华侨运动会何浩华,曾经获得过鹿特丹自行车比赛冠军以及全荷兰自行车总冠军。荷兰层希望何浩华代表荷兰队出席奥运会,但是被何浩华所拒绝。何浩华本人多次向中国驻荷兰领事馆申请,希望代表中国参赛,最终也如愿以偿,成为中国队的一员参加柏林奥运会的自行车比赛。由于何浩华身在荷兰,所以他将直接前往柏林与中国队汇合

    至于田径,则分为初选和预选两部分,初选是按照运动员的田径成绩选拔,被选中的运动员会集中到清华大学进行特训,然后进行预选,最终确定刘长春、程金冠等十五位选手参加奥运会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人是没有经过任何选拔,直接进入到中国奥运代表团的,那就是陈强。

    以陈强的身份,自然不用参加选拔赛,中华体育协进会甚至连选拔的事情都没有告诉陈强,只是为了让他安心训练。陈强自己是看报纸才知道有奥运会选拔赛这回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训练空间当中,陈强一直在进行跳高项目的训练。

    跳高,是陈强新开发出来的一个项目,而且他还打算参加奥运会跳高项目的比赛。

    这一次柏林奥运会,陈强决定不参加400米短跑项目,而是将400米换成了110米栏、铁饼和跳高。这三个项目有个共同点,那就是对于技术的要求比较高,而陈强也都掌握着夸世代的技术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跳高,还没有出现背越式技术,在没有背越式技术的情况下,运动员连两米都很难跳过去,比如上一届洛杉矶奥运会,跳高冠军的成绩是197米。

    背越式技术也正是陈强自信的所在,毫不夸张的说,背越式技术的出现直接改变了跳远这项运动,也正是背越式技术的出现,让普通运动员可以成功的跳过两米大关。

    根据未来的国家运动员标准,国家一级跳高运动员的达标成绩正是两米,放在这时代能拿奥运会金牌,这就是背越式技术所带来的提升。

    110米栏的落地衔接技术,铁饼的背向旋转技术,跳高的背越式技术,这些都是远超这个时代的技术,而且也都能够给成绩带来质的飞跃。正是因为这些夸世代的技术,陈强才有底气参加奥运会这三个项目的比赛。

    从体力消耗的角度来说,跑一趟400米所消耗的体力,足够去完成一次110米跨栏,然后再去扔一次铁饼,紧接着在去完成一次跳高。而且铁饼和跳高,运动员是轮流上场的,中间会有休息的时间,对于体力的消耗也不大。

    而从金牌的角度来说,一枚400米金牌,换一枚110米栏金牌、一枚铁饼金牌再加上一枚跳高金牌,这一换三的生意,肯定是赚大了。

    陈强选择跳高,也是因为他当运动员时,曾经练习过这个项目,对于技术要点掌握的比较熟悉,完全不用重新去学习技术,只需要稍加练习,便能够取得不错的成果。

    跳高是一种最基础的田径运动,连普通的中小学体育课都会教,陈强这种当过职业运动员的人,又怎么可能没练过。前世的他虽然不是那种很高水平的跳高运动员,但是像是背越式这种基本技术,掌握的还是非常熟练的。

    不过由于陈强所使用的背越式技术,是一种从未出现过的技术,所以陈强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下练习跳高,他只能在空间里练习,免得泄露了背越式这种新技术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训练空间的好处,又一次体现出来,有这么一个私密的训练场所,陈强完全不用担心被别人偷师。

    这么仔细一算的话,柏林奥运会上,陈强将要参加米栏,跳高、跳远、三级跳远,以及铁饼这七个项目的比赛。项目横跨了跑、跳和投掷这田径三大项,基本上快赶上十项全能了。

    对于陈强要报名这么多的项目,中华体育协进会一开始是反对的,他们担心陈强贪多嚼不烂,但最终他们还是拗不过陈强,给陈强报了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六月份,中国参加柏林奥运会已经是万事俱备,只差经费。

    欧洲方面也传来了消息,西班牙的长枪党与保皇派联合在了一起,长枪党德国那里得到武器,而保皇党的领导人也获得了意大利的支持,这使得西班牙的局势变得非常紧张,左翼和右翼的矛盾冲突计划,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内战。在这种情况下,巴塞罗那替代柏林举办1936年奥运会,自然也就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国际奥委会也站出来力挺柏林奥运会,法国人的“保卫奥林匹克思想大会”算是白搞了,摆在法国面前的有两条路,要么放弃抵制厚着脸皮参加柏林奥运会,要么就坚持到底退出柏林奥运会。

    德国违反了《凡尔赛条约》,法国都能妥协,一个奥运会自然不会死扛到底,于是乎法国人也开始准备参加柏林奥运会。

    奥运会将在柏林举行的事情已经板上钉钉,行政院很不情愿的又拨付了14万经费,不够的部分,则由中华体育协进会自筹。

    中华体育协进会早已经筹集了两万参赛经费,不过这远远不够,于是只能开始进行了一些募捐活动。

    东北军的张少帅、山东的韩主席、山西的阎主席、广东的陈主席、广西的李司令、青岛的沈市长等也都慷慨解囊,这些高官政要们最终凑了三万多块的捐款。

    按照之前编列的预赛,有了这五万块,参赛经费已经足够了。但是由于南京增加了一个欧洲考察团,这考察团要访问欧洲七国,花费的费用要比运动员多不少,于是乎这经费依旧是捉襟见肘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足球队提出自筹经费,他们将在五月份出发,先在南洋打表演赛筹集经费,然后再去柏林和中国代表团汇合。

    历史上这一届中国足球队,也的确是一路踢表演赛到欧洲的,他们辗转南洋和印度,一共踢了27场比赛,获得了23胜4平的成绩,最终筹措了二十多万港币的经费,并且将其中十万港币汇给了全国体育协进会,作为其他运动员的参赛费用。

    柏林奥运会上,中国一共派出了69名运动员,足球队的22人自己去赚路费了,等于减少了三分之一的运动员负担,这使得原本非常紧张的经费变得宽裕了许多,至少运动员的来回路费是不用再担心了。

    出国之前,全国体育协进会又为运动员定制了专门的服装,外套一律是藏青色西装,外加一个国货草帽。男团员是白色衬衫、黑色领带,下身白裤子黑皮鞋;女团圆则是白色起跑加棕色平跟的皮鞋。

    同时体育协进会还专门编辑了一本《出国须知》,对出国的路程、应带行李、旅途气候、膳食住宿情况、奥运会基本信息等都做了详细介绍。

    临近出发之前,德国驻上海领事馆还专门为中国奥运代表团举办了一场欢送会,欢送会上专门播放了德国拍摄的奥运会宣传片,以便运动员能够对柏林奥运会有一个初步的了解。

    6月26日,中国奥运代表团登上了前往威尼斯的客轮。

    从上海到威尼斯要历时25天,跟去美国花费的时间差不多,这主要是因为途中要停靠的港口比较多,比如香港、新加坡、孟买等重要城市,都需要进行停船。

    这次代表团的总干事依旧是沈嗣良,他在登船的第二天便召开了一次全体谈话会,并且为运动员制定了一套作息时间表。

    运动员每天六点半就要起床洗漱,七点到七点半,在甲板做早操,然后进行早餐,早餐后是训练时间,一直到中午十一点,举行集体学习,学习的主要内容是一些西方礼仪、参赛须知以及国外体育发展的一些知识。

    集体学习到十二点,然后是午餐时间,午餐后进行一个小时的休息,下午两点到五点学习德语,德语学习之后是晚餐时间,晚餐后还有游艺会、象棋比赛等活动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计划赶不上变化,很多运动员不适应远洋航行,出现了晕船的症状,只能待在船舱里难受,什么活动也参加不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午正常训练时间,陈强却在船上漫无目的地瞎逛。

    船上空间有限,大多数运动员所从事的比赛项目,都不适合在船上进行训练。所以他们只能在健身房里撸铁。

    陈强对撸铁没有多大的兴致,于是便离开了健身房,作为田径队主教练的马约翰教授也没有阻止陈强,直接给了他自由活动的特权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的,陈强来到了最高层的甲板上,只见一大群人正围在甲板四周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陈强走进了一些才看到,原来是参加拳击比赛的运动员正在对练。

    跟其他体育项目不同,拳击运动在船上也不会耽误训练,这甲板的面积不够其他项目的运动员施展,但是让两位拳击运动员对打却是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四位参加拳击比赛的选手都是三十二军的军人,他们的名字分别是王瑞兰、靳贵第、靳桂和李梦华,他们的年纪都跟陈强一般大。

    望着这四位朝气蓬勃的年轻人,陈强的眼眶却不由得有些湿润,他深吸一口气,默默的退出了人群,然后一脸伤感的远离了甲板。

    因为陈强知道,这四位运动员最终的命运。

    靳贵第在柏林奥运会上成功的晋级到了第二轮,是唯一能够晋级到第二轮的亚洲拳击手,也可以称得上是当时的亚洲拳王。他在月的安阳保卫战中,身上绑满手榴弹跳上日军坦克,壮烈殉国,年仅21岁。

    王润兰在1937年8月的河北元氏战役中,坚守阵地几天几夜负伤无法行动,最终拉响了手榴弹与日军同归于尽,年仅24岁。

    靳桂在1938年3月的台儿庄战役中,与日军反复争夺阵地,以身殉国,年仅23岁。

    李梦华是四人当中唯一一个活下来的,但也是参加了包括台儿庄战役在内的诸多战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国代表团抵达威尼斯后,进行了短暂的休整,乘火车前往了柏林。抵达柏林时是7月23日,此时距离柏林奥运会开幕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。而按照计划,中国队将于9月4日乘船贵国,也就是说中国队的参赛选手会在柏林待一个多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德国为了这次奥运会,专门修建了奥运村,是一大片整齐的白色木屋,两人一间,不过只能允许男性运动员居住,女性运动员则被安排到了专门的女子宿舍。未来奥运村那种派对横行套套乱飞的场景,在当时是不会出现的。

    住宿安排妥善后,中国代表团又召开了会议,制定了在奥运村的《住宿规约》和《作息时间表》,要求每一位团圆遵守纪律,服从指导,按时休息和训练。同时对于运动员的形象也做出了要求,比如服装整洁,举止大方等,同时还要注重旅途中所教授的西方礼仪。

    德国为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准备了专门的训练场所,包括篮球场、田径场、游泳池等,训练场早晨五点便开放,一直到晚上六点结束,不过由于各国的参赛运动员都要进行训练,所以人数比较多,因此训练场只能分时间段来招待各个国家的运动员,而这也给了中国选手观摩学习的机会。

    中国的健儿们除了在规定时间急行训练之外,常常成群结队在一旁观看其他国家的训练,学习总结外国优秀选手的练习方法和先进技术,甚至有很多人为了观看训练而忘记了吃饭。

    陈强对于训练并不是很热衷。他有训练空间,所以并不缺乏训练的场所和时间,而且在这种公众训练场上练习的话,也很容易暴露自己的技术特点,陈强可不希望,自己所掌握的先进技术被别人学去。

    不过陈强也在观察其他国家运动员的训练情况,不是为了学习,而是为了了解各项体育运动发展到了怎样的程度。

    其他国家的运动员也在通过训练来观察对手,学习对方的优点,美国黑人运动员的短跑,以及日本运动员的跳远,是训练场上最受瞩目的。

    当然,陈强作为“世界第一运动员”,也吸引了最多的目光,想要从陈强身上偷师的人可不在少数,但是陈强训练故意出工不出力,只是走流程耗时间,是不是的还偷个懒,完全没有泄露自己的技术特点,别人也在陈强身上学不到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很多外国选手也不住的吐槽,怎么“世界第一运动员”是这个德行啊,训练都偷奸耍滑的,一点都不认真!

    也有人说陈强这是膨胀了,成名以后便不认真训练,开始靠天赋吃饭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日本队来到训练场上,陈强看到了几个熟人,但更多的是陌生面孔。

    日本的“短跑怪杰”吉冈隆德也看到了陈强,于是主动上前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陈君,很荣幸能够跟你在比赛中再次相遇。”吉冈隆德冲着陈强微微一躬,嘴里面则是蹩脚的“日式英语”。

    “吉冈隆德的英语水平有进步啊!我记得四年前他讲英语,就会几个单词。”陈强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中日两国虽然是处于战争状态,但这里毕竟是象征着和平的奥运会,中日双方的运动员都不应该把仇恨情绪带到奥运会上。更何况伸手不打笑脸人,吉冈隆德礼数做的很周到,表现出了对陈强的尊重,陈强也不能给吉冈隆德脸色看,那样的话反而会显得中国人太没有风度了。

    于是陈强只能摆出一副笑容,与吉冈隆德寒暄起来。

    日本人有着崇拜强者的天性,四年前的吉冈隆德还满心琢磨着如何击败陈强,但是自从洛杉矶奥运会后,吉冈隆德对于陈强的态度变得尊敬起来,就连说话也不自觉的客气了许多。

    两人闲聊了几句后,陈强开口说道:“吉冈先生,我在贵国的参赛队中,看到了田岛直人和大岛健一的身影,怎么没有见到南部忠平先生?”

    田岛直人和大岛健一都是参加过洛杉矶奥运会的日本运动员,当时田岛直人参加了跳远的比赛,大岛健一参加了三级跳远的比赛,所以陈强还记得他们。

    不过陈强最挂念的还是南部忠平,因为在洛杉矶奥运会期间,给陈强施加最大压力的对手就是南部忠平,两个人展开了一场破世界纪录的大战,互相之间不断的反超,直到最后一跳才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只听吉冈隆德开口解释道:“南部前辈最近的状态不好,在日本国内的预选赛中失利了,没有达到参加奥运会的标准,所以他未能来柏林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,真是太遗憾了,我还希望再跟南部忠平较量一次呢!”陈强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两人又闲聊了几句后,吉冈隆德便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吉冈隆德刚走,刘长春则走了过来,他开口说道:“那个是吉冈隆德吧?跟四年前变化不大。不过跟日本人你都能聊那么久!”

    刘长春作为东北的运动员,自然是对日本人心怀不满,痛失家园的他很难不把这种对日敌视情绪带到奥运会赛场上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在向他打听情报。”陈强接着说道:“我问他南部忠平怎么没有来,他说南部忠平没有能够从日本国内的预选赛中出线!”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!你又少了一个强劲的对手!”刘长春颇为高兴的说。

    “未必啊,日本的其他选手,跳远水平也很强。”陈强深吸一口气,接着说道:“别忘了有句话叫长江后浪推前浪,一代新人换旧人!虽然南部忠平没有来,可他的后辈,说不定比他还厉害。”

    陈强这么说并不是无的放矢,因为在他的记忆当中,柏林奥运会的三级跳远冠军就是日本选手田岛直人,而且田岛直人还是破纪录夺冠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旁边突然有人喊道:“美国人来了!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田径场入口的地方,之间一群运动员走了进来,有黑人,也有白人,正是美国田径代表队。

    美国队是当之无愧的田径第一强国,他们的出现,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关注。

    陈强也驻足观看,他想找到传奇运动员杰西-欧文斯的身影,然后他又看到了一个老熟人,美国短跑运动员拉尔夫-梅特卡夫。

    四年前的洛杉矶奥运会上,拉尔夫-梅特卡夫参加了百米短跑的比赛,而且获得了铜牌,成绩仅次于陈强和埃迪-托兰。

    拉尔夫-梅特卡夫身边,一个身高一米七出头的黑人青年开口说道:“可真热闹啊,各国的运动员都来了么?那边是中国队还是日本队?

    “杰西,那个是中国队!”拉尔夫-梅特卡夫已然看到了人群中的陈强。

    “陈强也在其中么?”黑人青年接着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拉尔夫-梅特卡夫说着,向着陈强挥了挥手,而陈强也回礼性质的向着拉尔夫-梅特卡夫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你看,那个正在向我挥手的,就是陈强!”拉尔夫-梅特卡夫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黑人青年立刻望向了陈强,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股浓烈的战意,那目光仿佛就像是一个猎人,举着枪瞄准远处的猎物。

    “那个人就是陈强,四年前一个人战胜了美国的田径!这一次,我会把美国田径失去的荣耀重新夺回来!我会战胜你,我要让全世界知道,我杰西-欧文斯,才是最棒的田径运动员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美国的那个小矮子埃迪-托兰没有来啊,跳远的埃德-戈登也没有来,美国运动员的更新换代也够快的,这才四年的时间,美国队中就很难找到熟悉的人了。真是一代新人换旧人啊!”陈强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陈强突然有一种被人盯上的感觉,他本能的望向了拉尔夫-梅特卡夫身边,那个身高只有一米七多的黑人青年。

    “杰西-欧文斯!”陈强一眼就认出了对方。

    陈强虽然没有见过杰西-欧文斯的真人,但是却在后世见过他的照片,虽然那些照片的清晰的不是很高,可杰西-欧文斯身上那种顶尖运动员自信气质,却清晰的被陈强所感知。

    “杰西-欧文斯,我终于遇到你了!”陈强心中同样升起了一股战意。

    “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运动员,不知道这个称号,究竟是属于你,还是属于我呢!”

    七千多字,求保底月票。明天正式开刷柏林奥运会副本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宝粉吧中文网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baofen8.cn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admin#baofen8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