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 民国赌王

    陈强很清楚,在这个时代,地下党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这一刻,陈强有些六神无主,连脚步都变得慌乱起来。

    “冷静,我要冷静,我一定要冷静!”陈强努力的压抑住心中的慌乱,然后扭头望向身后。

    远处大约有十几个人追了过来,都是短打扮,手里拿着木棍、砍刀、斧头、铁锹等物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追兵,陈强的心中反而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绝对不是军警或者特务,如果他们是军警或者特务的话,肯定是拿枪的,而不会拿木棍砍刀来追人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追兵应该是青帮的人,能够在租界里如此明目张胆的砍人,也就是青帮能够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强长出了一口气,青帮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,帮会内部成员之间闹矛盾是很正常的现象,被青帮追着砍的人,十有八九也是帮派分子。

    “是我自己想多了,地下党的同志神通广大,去哪里肯定都有好几套撤离方案,怎么可能靠一个车夫躲避追杀。”陈强暗自想道。

    虽说车上的伤者不是地下党,但为了避免被后面的人追上,陈强还是迈开了步伐,拼命的向前跑。

    论起奔跑,帮派小弟们肯定不是职业车夫的对手,哪怕是陈强拉着一辆车,帮派小弟们也追不上来。

    更何况陈强若是跑不掉的话,肯定会被揍一顿,连车都会被砸坏,陈强不挨揍,也必须要尽全力的奔跑。

    与之相比,那些追过来的帮派小弟只是混口饭吃,犯不着累个半死去追人,自然也不会舍命去追。

    跑了一段后,后面的追兵发现根本追不上,也就不追了,而陈强的速度也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车上那人开口说道:“前面一直走,过两个路口左转,然后再朝前走一个路口,马路左边有一家诊所,我认识那家诊所的大夫,把我送到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陈强按照这人的吩咐,将他送到了那诊所门前。

    那人下了车,又开口说道:“小兄弟,我的钱刚刚都被那伙人抢走了,所以我现在没有车钱付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吧,车钱我不收了,你赶快进去处理一下伤口吧,别感染了。”陈强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对于帮派分子,陈强觉得还是少沾染为妙,免得给自己惹上麻烦,这一趟车就算是做慈善,不要钱了。

    陈强说完打算离开,却被那受伤的人给拦住。

    只听那人开口说道:“小兄弟,你今天算是救了我一命,我吴友元也不是有恩不报之人,这样吧,你后天下午来泰昌公司,我给你一百块大洋,算是我报答你的救命之恩!”

    “泰昌公司?这人还是个开公司的老板啊!吴友元,这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过,一时间想不起来了。难道真的是上海的某个商界大亨?一百大洋啊,这口气可真够大的,我穿越以后还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呢!”陈强一边瞎琢磨着,一边拉着车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百大洋对于陈强来说是一个极大的诱惑。

    现在的陈强,每个月要付5块大洋的房租,再加上他平日里要补充营养,鸡鱼肉蛋是少不了的,所以陈强每个月差不多要花掉二十块大洋。

    一百块大洋足够陈强生活五个月的了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陈强刚租完房子,押三付三的租金,掏空的陈强的家底,手里没钱心中很虚,此时的陈强对于金钱是十分渴望的。

    于是陈强决定后日便去那个泰昌公司看看,说不定这个叫吴友元的人真的是大老板,会给自己一百大洋呢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泰昌公司门前人来人往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当走进泰昌公司大门以后,陈强才知道,这压根不是什么公司,而是一家赌场!

    泰昌公司就是旧上海最大的赌场,而背后的老板,正是上海三大亨之一的对杜老板。

    这个年代的旧上海,黄赌毒俱全,而且都是公开化了。陈强平日里拉车也会经常路过类似的场所,只不过他是第一次进入到赌场里面。

    这里三教九流,什么样的人都有,有穿西装的,有穿长衫的,有穿短衣的,即便是你穿的像是乞丐,只要能掏出钱来买筹码,也不会被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“这个叫吴友元怎么把我诓来了赌场?这家伙不会是开赌场的吧?我可不觉得他有这么大的本事,能够在上海滩开一家这么大的赌场!”陈强不是赌徒,也不是帮派分子,所以不知道这里的幕后老板。

    陈强一边琢磨着,一边在赌场里瞎转悠起来。这种只看不赌的人,很快就引起了赌场内马仔的注意。

    一个看场子的帮派弟子走了过来,拦在陈强面前,开口说道:“你这小瘪三一直在场子里转悠,我观察你老半天了,说,你是来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我来找人,一个叫吴友元的人叫我来找他。”陈强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找吴先生?”对方警惕的看了看陈强,接着问:“你找他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车夫,吴先生说要用车。”陈强撒了个谎。

    车夫的身份,在这时候反而成了很好的掩护,客人提前叫辆车来接自己,到了时间车夫没等到客人,亲自来进来找客人,这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就好比现在的网约车,车到了人没到,司机等着急了,也会打电话催客人的。

    那看场子的马仔并没有怀疑陈强,他直接指了指二楼:“吴先生就在上面,你自己去找他吧。”

    陈强道了声谢,便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在二楼的一张赌桌前,陈强看到了吴友元。他的伤应该康复了许多,满脸红光的,正在桌前推牌九。

    “我说嘛,这吴友元不可能开的起这么大的赌场,原来他是个赌徒。听那看场子的口气,称呼他为‘吴先生’,看来还是这里的常客。”陈强想到这里,表情突然一紧,因为他已经想起了这位吴友元到底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“吴友元,怪不得我觉得他的名字似曾听过呢,原来是他,传说中的民国赌王吴友元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前世陈强担任体育大学教授的时候,他的一位同事曾经写过一本有关中国棋牌发展史的书籍,当时那位同事还曾经拿着书稿来找陈强请教,也正是在那份书稿里,陈强看到了吴友元的名字。

    棋牌运动的发展是离不开赌博的,在国外,打德州扑克的人比下国际象棋的人多,在国内,打麻将的也要比下中国象棋的人多。

    论娱乐性的话,德州扑克未必比国际象棋更强,麻将和中国象棋也是关公战秦琼,很难分个高下。

    但是德州扑克和麻将,都是可以赌的。这一点,象棋却做不到。

    如果欢乐斗地主和欢乐麻将都没有欢乐豆这个设定的话,想必也不会有那么多玩家。

    所以前世陈强看到的那份书稿,在介绍民国棋牌时,有一章提到了这位民国赌王吴友元。

    吴友元是山东人,原本就是个职业赌徒,靠着出老千的绝活,混迹于各个赌场。

    军阀张宗昌占领山东时,听说有吴友元这么一个人,便让吴友元成为了他的麻将搭子。张宗昌很喜欢打麻将,但是牌技却一般,所以就让吴友元负责给自己喂牌。

    吴友元这人赌输高明,张宗昌想吃什么牌,想碰什么牌,吴友元都能打出来,而且吴友元还有一手偷龙转凤的本事,将底牌给换了,让张宗昌过一把自摸的瘾。

    于是乎张宗昌给了吴友元一个青岛盐务局长的职务,这可是个十足的肥差,油水多的很。

    张宗昌倒台后,吴友元来到了上海,最后他投靠了上海“三大亨”之一的陆老板。

    据说当时陆老板为了考研吴友元的能耐,亲自出场和吴友元赌了一场,结果小半日功夫就输了十万大洋。陆老板也不是差那十万块大洋的人,对于他来说,能将吴友元这样的赌王收为己用,可比十万块大洋重要的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强洞悉了吴友元的身份,也知道吴友元所说给自己一百块大洋的报酬并不是说大话。以吴友元的赌计,赢100大洋还不是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“吴友元在牌桌上赌的有声有色的,看样子他还没有头靠陆老板。”陈强正琢磨着,吴友元那边已经赌完了一局,他将筹码归拢好,想换个桌子,转头便看到陈强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来了!走,咱们出去说。”吴友元笑着走了过来,拉着陈强就朝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吴友元拉着陈强走出大门口,来到转弯的一个僻静角落里,掏出了一个筹码。

    “这是100大洋的筹码,随时都可以去里面兑换100块现大洋!小兄弟,你拿着这个,算是我报答你救命之恩。”吴友元不由分说,将筹码硬塞到了陈强的手中。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一个人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两人近前。

    只听那人开口说道:“吴友元,可被我逮到你了!你在赌场里出老千的手法,已经被我识破了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这周要开始冲冲榜单,各位看官有推荐票的,支持一下过关吧,谢谢啦!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宝粉吧中文网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baofen8.cn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admin#baofen8.cn